白狮

特朗普得罪了“深度國家”,后果嚴重

頭條新聞 | 作者: 滕建群 | 時間: 2019-10-25 | 責編: 吳劭杰
字號:

10月23日,美國國會發生鬧劇:以佛羅里達州共和黨參議員蓋茨為首的20多位議員先是在國會舉行新聞發布會,抗議民主黨對總統特朗普的彈劾調查。然后,這些共和黨人高喊“我們進去吧”、“我們要進去了”口號,推開警察,從三個門強行進入聽證會議室。當時,眾議院相關委員會正要讓負責俄羅斯、烏克蘭和歐亞地區事務的國防部副助理部長勞拉·庫珀作證。

抗議活動持續5小時,直到下午3點,聽證會才正式開始。此次共和黨議員的抗議活動是有預謀的安排。前一天,特朗普表示,共和黨人“必須更加強硬地戰斗”。多位參與抗議活動的議員22日專門進入白宮,商量如何應對民主黨在眾議院對特朗普總統發起的彈劾問詢。

共和黨議員做出如此舉動與22日美駐烏克蘭高級外交官泰勒在國會作證有關。泰勒在小布什政府期間擔任過駐烏克蘭大使,現在是駐烏克蘭的臨時代辦,是一位職業外交官。在長達15頁的證詞中,泰勒證實,特朗普此前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計劃提出條件——烏克蘭總統澤連斯基必須宣布調查前總統、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和他的兒子。只有這樣,美國才會向烏克蘭提供軍事援助。 泰勒指出,“(美前駐烏克蘭大使)桑德蘭告訴我,美烏間一切事項,包括軍事援助,都建立在這些調查之上。”泰勒的證詞直接擊中特朗普總統“通話門”的本質。白宮之前公布的通話文件表明,特朗普確想讓澤連斯基“幫他個忙”(do me a favor)。

一周以前,桑德蘭大使證明,在澤連斯基同意宣布調查拜登父子后,美國向烏克蘭發放了3.91億美元的軍事援助。作為職業外交官,桑德蘭大使在國會聽證面前不太可能說謊。他指出,讓總統的私人律師(指朱利安尼)參與美國的外交事務,并影響即將到來的大選是“錯誤的行為”。

在聽到泰勒國會證詞后,特朗普有些坐不住了。他寫道,“所有的共和黨人都必須記住,我們正在目睹一場‘私刑’(lynching)。但我們將獲勝。”“私刑”在美國政治生活中是個慎用詞。特朗普用來攻擊那些對他進行彈劾問詢的民主黨議員,招來譴責。他們警告特朗普慎用這個詞。連一向支持特朗普總統的共和黨議員麥卡錫也說,“這不是我會使用的語言,我不同意這種說法。”

出現共和黨議員國會攪局一幕,在歷史上實屬罕見。10月23日出爐的民調顯示,支持彈劾的民眾已達到55%,反對彈劾的人43%。一周前兩組數據分別為51%和45%。民眾對特朗普工作的支持率跌破40%,只有38%。反對美軍從敘利亞撤軍的人超過60%。隨著2020年總統大選展開,支持特朗普總統的國會議員采取極端措施,表明這些共和黨人的焦急,所以采取阻止聽證手段,結果不佳。

2016年前,特朗普沒有公共服務的閱歷和經驗,以政治素人入主白宮,執政后不按照華盛頓套路出牌,引起美國各階層擔憂和不滿,就職之初開始,他就深陷“通俄門”調查。今年9月,特朗普總統又遭遇“電話門”調查。這在美國總統史上十分罕見。

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這是“深層國家”在折騰他。各種“門”不只是民主黨對2016年選舉失利的不滿,而是要尋找辦法拉特朗普下馬。這個時候“深層國家”浮出水面。特朗普總統在社交媒體上強調,他今天所面臨困境完全是由“深層國家”導演的。

“深層國家”是美國所謂民主政治的特殊現象,它不顯山不露水,但卻可以左右美國的政治。其核心組成是負責國家安全和外交的政府機構,包括國務院、國防部、國土安全部和司法部、中央情報局(CIA)、國家安全局(NSA)和聯邦調查局(FBI)等機構。財政部也被視為“深層國家”的一部分,因為它們監管資金流動,執行國際制裁。司法分支的某些領域也屬于“深層國家”,如外國情報監督法院,它專門負責審批國家對境內外間諜進行監控的申請。“深層國家”還包括國會兩黨領袖和國防、情報委員會的首要成員。一定意義上講,總統只是“深層國家”這種董事會領導下的首席執行官。

特朗普得罪了“深層國家”。從總統競選期間開始,他就大批特批美國情報界,指責美國情報界在伊拉克戰爭制造“薩達姆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假情報。他還否認美國情報部門關于俄羅斯干預美國大選的結論。特朗普總統提名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弗林因所謂“通俄門”調查而離職,這是“深層國家”,特別是情報界與特朗普作對的開始。之后,白宮不斷泄露總統的信息。這次“通話門”的爆料人是就是工作在白宮的情報官。他的任務除保證總統通信安全,還要監視白宮從總統到下層工作人員的一舉一動。

特朗普治下的美國,“深層國家”正在浮出水面。它代表美國的傳統政治,代表華爾街和軍工復合體的利益,代表美國精英階層對美國未來的關切,代表軍隊和情報界。“深層國家”才是美國運行的主力。特朗普已意識到“深度國家”對他執政地位的威脅,發聲要與之斗爭。但“深度國家”很多時候是無形的力量,特朗普猶如唐吉訶德,要大戰風車,目標都難找到。特朗普和“深層國家”的力量相差懸殊,雙方惡斗會影響到特朗普的執政地位。 因此,支持特朗普的國會議員到聽證會鬧場只會堅定特朗普反對者繼續深挖其非法行為的努力。以佩洛西為首的民主黨議員不可能現在就停止對特朗普的彈劾問詢。這場彈劾問詢不是簡單黨爭,而是真正操控美國的“深層國家”維護自身利益的根本問題,其毀傷力可能是徹底的,有可能決定特朗普未來的政治生命。


(滕建群是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美國研究所所長、研究員。本文原載頭條新聞,2019年10月25日。)

0
白狮 102841422492638886882922024214899352312062441078422539973136392521242636411820537630102162331382778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