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狮

現在斷言中美"新冷戰",是低估了美國,更低估了中國

觀察者網 | 作者: 阮宗澤 | 時間: 2019-05-31 | 責編:
字號:

近來,美國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干預市場,以安全為名下令美國公司“封殺”以華為為代表的中國高技術企業引發了全球范圍內的擔憂。有專家認為,中美已經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修昔底德陷阱”,也有分析人士指出,美國此舉是在透支自己的國際信譽和軟實力,更有可能引發歐洲國家在技術領域的危機感。

目前美國對中國的這種封鎖和打壓是否將會超越貿易摩擦,成為長期戰略?中美是否如一些觀察家所言即將陷入“新冷戰”?對于中國的打壓和對立是否已經在美國各種政治派別中形成共識?會不會伴隨明年的大選發生變化?針對以上問題,觀察者網采訪了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副院長阮宗澤。

觀察者網:美國政府近期運用行政手段“封殺”中國的華為等高技術企業,您認為這一系列操作是否是美國為了逼迫中國在貿易談判中讓步的短期策略?如果未來中美之間就貿易問題達成協議,針對中國企業的壓力是否會有所放緩?

阮宗澤:應當說,中美經貿摩擦一年多以來,雙方都還是在談判的軌道上往前推進的。但由于最近談判受到挫折,美國方面對包括華為在內的中國高技術公司采取了一系列的打壓和封鎖手段,我覺得有兩個方面的動因:

第一個原因是美國對中國的技術進步持有根深蒂固的成見——他們是帶著有色眼鏡看待中國的高技術發展的。美國有一種偏見,認為中國不可能有創新,所以在科技上的進步肯定是趕不上西方的。而現在的事實是中國出現了一批以華為公司為代表的相當具有競爭力,而且在一些領域占據非常重要地位的高科技公司,美國的心理就出現一種不平衡。加上美國一直有一種技術壟斷心理,于是對中國的科技公司的成長就進入一個“草木皆兵”的狀態。

第二個原因自然是美國在試圖增加和中國下一步談判的籌碼。

最近雙方的談判受到了挫折,美國為了轉嫁責任編造了一些說法,妄稱中方反悔、退步等,實際上是美國要追求單贏、美國優先。中方當然不能接受。所以美方對中國高技術公司的打壓和封鎖也是為了在談判中向中方施壓,制造一些籌碼,逼迫中國方面做出更大的讓步。

因此,我們可以看到,他們對于中國高技術公司的“草木皆兵”本質上是和貿易談判無關的,你只要在技術上取得了進步,他們肯定要打壓、防范你,只是現在正好遇到談判,美國便把打壓中國高技術公司和制造談判籌碼兩個目的合二為一了。現在美國在這方面的政策正在出現長期化的趨勢,這意味著今后即使貿易談判達成階段性的協議,美國恐怕也很難放松對中國高技術的封鎖或者說封殺。

觀察者網:在上個月舉行的中國與全球化論壇上,彭博新經濟論壇主編認為中美已經掉進了“修昔底德陷阱”,并且會演變成“新冷戰”,您認為這一個多月以來局勢的變化是否印證了這樣的論斷?

阮宗澤:我不這么認為。如果說中美馬上就要開始“新冷戰”了,這是低估了美國的智慧,更低估了中國的智慧。現在已經是21世紀了,如果世界政治還在重復19、20世紀的“陷阱”,這和中美兩國在世界上的地位和應該有的遠見是不相稱的。

今年是中美建交40周年,從過去40年的經驗來看,中美關系一路風雨兼程,溝溝坎坎甚至大風大浪都很多,這也不是第一次中美之間遇到問題。從一個大的趨勢看,中美關系一直在發展,這說明中美雙方都有強大的愿望和共同的利益推動發展雙方關系。現在的中美關系是世界兩大經濟體的關系,不僅是對雙邊關系,對世界的和平穩定也具有特殊的責任。總的來看,中美各個時期都有自身的特點,無論什么樣的問題只要雙方本著平等協商的態度都是可以得到管控的。

觀察者網:近來美國運用行政力量、不惜破壞市場自由競爭的原則針對中國企業,顛覆了很多人心目中對于美國的印象。這種“顛覆”是否也在透支美國的軟實力,并且讓國際社會尤其是歐洲增加對美國的不信任?

阮宗澤:其實美國自己國內的評論者已經指出了這個問題。美方的單邊主義、一意孤行實際上是在透支它的信譽,對美國的形象也是一個損害。單邊主義根本的出發點就是把自己的利益置于別人的利益之上,甚至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完全不顧別人的利益,這完全是一種零和的、以鄰為壑的心態,這種狀況也是不可持續的。

美國當前這種政策不僅給美國自身造成了信譽上、形象上的傷害,同時對美國的外交、對美國與國際社會的關系也造成了很大的損害,比如剛才說到歐洲的問題。其實歐洲并不想在中美經貿爭端問題上選邊站,特別是作為企業要追求利潤,本意是要從雙方都獲取最大的好處,而現 在美國對中國的公司進行技術封鎖,也要求歐洲的公司選邊站,對于他們來說是最不愿意做的事情。

目前歐洲內部已經出現了針對美國的危機感,比如美國最近對空客要征收100多億美元的關稅,實際上就是打壓歐洲。對于歐洲企業來說,希望能開辟更多的市場,中國市場對于他們也是不可替代的。

現在不排除有個別公司迫于美國的壓力不得不和美國站到一起,但是從內心來講他們并不情愿,因為不僅對他們的利益有損害,這種跟風站隊也會使他們失去中國這個市場。中國的市場是世界上最大、最有潛力的市場,同時中國的市場也是有競爭性的,今天你走了,以后再想要回來,要想恢復原來的份額恐怕不會有現成的位置等著你。

再者,如果這些國際企業在中國需要的時候離開,或者進一步幫助美國封鎖中國企業,這些公司的信譽也要遭到打擊。而中國的消費者也會為認為他們是墻頭草、是投機者,消費者是會做出他們自己的選擇的。

同時他們也應該考慮到,今天美國打擊中國的公司,過兩天也有可能會打擊歐洲的公司,如此權衡,有關公司和第三方的立場應該更加公正,應該和美國的做法保持距離。你越是隨著美國的舞步起舞,就越是縱容美國的單邊主義,未來潛在的風險就越大。

觀察者網:有人說,中美貿易戰同時也是輿論戰,您對此怎么看?

阮宗澤:我現在也感覺到,輿論戰的熱度不僅在中國,在美國燒得也比較高。不可否認,美國在輿論戰方面已經走在了前面。中國一般不太愿意主動挑起矛盾,但是現在面對咄咄逼人的進攻,中國必須堅決反擊。應該讓美方知道,中國的克制并不是軟弱的表現,我們有自己的原則和立場,所以中方必定會堅定地維護自己的利益。

在這樣的背景下,輿論的較量是經貿摩擦的延伸,這也是雙方心理上的較量,實際上都是在爭取各自的聽眾。目前輿論戰變得日益復雜,可能會持續相當長一段時間。越是在這樣的時刻,我們越是要沉得住氣,講事實,擺道理,這一點非常重要。

現在美國是強勢的一方,然而美國卻老是講別人占了便宜,他吃虧了,其實這樣的宣傳是經不起推敲的。在過去幾十年和中國的關系中,美國獲得的益處之大是超出想象的。美方卻把責備的帽子戴到中國頭上,是不顧事實也是不負責任的,是對過去40年中美關系的誤讀。

美國應該看到中國的崛起是不可阻擋的,無論采取什么樣的辦法,世界上目前沒有人可以遏制中國,美國當然也做不到。想要試圖遏制中國,把中國摧毀,簡直是癡人說夢。

當然中國的發展,我們的目的不是要取代誰。一些人稱中國發展的唯一目的是要取代誰,這是對于中國的一大誤判。

中國發展的最終目的是讓14億中國人可以享受現代化的發展成果,過上更體面的、有尊嚴的生活,這本身對世界就是巨大的貢獻。中國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中國的發展和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是完全一致的。美國人把“人人生而平等”作為立國的宗旨,既然人人平等,你有過好日子的理由,為什么中國就不可以呢?

觀察者網:明年美國將迎來大選年,如果特朗普未能連任,中美關系是否會發生質的變化?您剛才提到,對中美的未來持樂觀態度,您認為進入新時期,雙方共識與合作的基礎在哪里?

阮宗澤:首先,美國大選是他們自己的事情,選擇什么樣的領導人由他們自己決定。同時,中國在過去幾十年無論與民主黨還是共和黨都打了很多年的交道,而且對兩黨都是有深度的互動和深入的了解的,因此,不管美國國內的變化怎么樣,不管未來他們是什么樣的政府,中國都會奉行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指導思想和美國進行交往,所以現在更多地要看美國對中國的認識。

美國是一個多元的美國,美國國內的看法也是多元的,所以恐怕不能輕易下結論,認為美國國內一致要求全方位遏制中國。美國不少人還是愿意看到中美關系向好,而且在為中美關系的改善與發展而奔走,堅持發出理性客觀的聲音。

因此,我覺得未來雖然中美關系不會簡單地回到原來的模式,但是中美關系的大方向還是要走向相互尊重、互利共贏的,因為這更加符合中美兩國的利益,也最符合世界發展的大勢。假如中美一旦走向對立,就中美之外的大多數國家、企業和相關人員來講,他們必須要做出選擇,也就是“站隊”,這是他們不情愿做的事。

總而言之,中美關系目前還是有很多40年交往積攢下的良好基礎。如果說冷戰期間中美是靠“共同的威脅”走到了一起;冷戰結束后中美則是為了“共同的發展”走到一起;未來中美關系的最大動力應該是為了“共同的責任”繼續攜手合作,這不僅是對雙方國家、雙方人民的責任,也是對世界和平發展事業的責任。

(來源:觀察者網)


0
白狮